《镖不喊沧》

大家可能或多或少的听说过一句俗语,叫做“镖不喊沧”,什么意思呢,从表面上就是说镖局过沧州的时候,不能喊镖。那为什么“镖不喊沧”呢?
大家要知道,古代的交通不发达,而商家做买卖来往的货物、钱财往往需要长途的运输,这就催生了镖局的产生。镖局一般怎么走镖呢,通常形式上有三种,一种是威武镖,一种是仁义镖,还有一种就是偷镖。
前面这两种镖都是要喊出声的,镖车上一般都插有旗子,旗子上写有镖局的字号,走镖的时候,亮出旗子,敲锣开道,并且由号子手喊出镖局的名号。而偷镖又叫做“倭瓜镖”,顾名思义,就是偷偷的走镖,为什么呢,因为有的地方不让你过,而你又打不过人家,那就只能认怂,偃旗息鼓,悄悄的快速通过。
镖不喊沧
 
镖不喊沧就是第二种走镖,这是为什么呢?
沧州自古就是武术之乡,换句话说,习武之人多啊,沧州这个地方藏卧虎啊!南北的镖局出于对沧州武术界的尊重,慢慢的形成了一个默不成文的规定,就是镖局过沧州的时候不喊镖。说白了就是怕生出事端来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悄悄的过去,咱把任务完成就行。
所以,无一例外,无论你本事多大,无论你的名声多大,到了沧州地界,只要你敢喊镖,保你出不了沧州地界!
武术之乡
那么有没有人喊过呢?当然有了。那结果怎么样呢,各位接着往下看。
一次,广盛镖局戴二闾押镖过沧州,就在这儿喊了镖,有人说他是艺高人胆大,也有人说是他不小心喊错了,不管怎样,这镖是喊了。沧州地面的高手们一听,呦呵,居然敢有人在我沧州地面喊镖,这是小看我沧州武术界啊!什么人竟敢坏镖不喊沧的规矩?一时间大批的沧州武林人士挡住了戴二闾的去路。非要找戴二闾讨个说法。戴二闾马上赔罪道歉,可这帮武林人士这可就此罢休!最后怎么办呢?沧州武术界推选出公认的第一高手尹玉文,来与 戴二闾打一场。两人动起手来,这版本可就多了,有人说戴二闾把尹玉文的腿踢折了,还有人说二闾连败沧州地面三大高手。笔者觉得都不可信,你把人家当地人打了,人家还能让你过?毕竟你是在人家地面上。
还有一种传说,个人觉得比较可信。话说两人动起手来,尹玉文只管攻,二闾一直闪躲。最后眼看尹玉文一招就要得手,只见戴二闾轻轻往后退一步,轻轻一跃,整个人贴身在墙上,这在心意拳里叫做美人挂画,尹玉文一看,知道戴二闾的功夫远远在自己之上,再打下去恐怕丢的反而是自己的面子,倒不如放他一马,便收了手。和戴氏说道以后凡是戴家广盛镖局的镖,到了沧州,不用担心,我沧州武林同道帮你护镖。
这也成了武林中的一段美谈,正是因为这次喊镖过沧,戴氏心意拳在武林中声名鹊起,也正是这一段故事,才造就了日后李洛能到山西学拳,出现了以后的形意拳。
从这个故事可以看出,打铁还需自身硬,自身要有真本事,戴二闾虽然喊镖过沧,但凭借自己精湛的武艺成功的化解了这次危机,并且打出了自己的名声。同时也看出,当自己得势时,不要对对方不依不饶,给对方留点面子,也就是给自己留下了余地。尹玉文和戴二闾都为对方留下了面子,也都给自己留下了余地。两全其美,何乐而不为!

沧州人民,自古以淳朴、刚直、勤劳、勇敢著称。由于地理、历史条件关系,强悍之武风,历年久远,素有“武建泱泱乎有表海雄风”之说。据统计,沧州在明清时期出过武进士、武举人1937名。源起或流传沧州的门类、拳械达52种之多,占全国129种门类 、拳械的40%,乃中国武术发源地之一。1992年,沧州市被国家体委首批命名为“武术之乡”,成为全国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地级市。
沧州武术
据史籍载,沧州民间武术,兴于明,盛于清,至乾隆时,武术之乡已形成,至清末,则声扬海外。
自古燕国至明清,多代王朝建都于幽燕,沧州乃畿辅重地,为历代兵家必争。据史籍载,自齐桓公二十二年(前664)齐桓公援燕山戎以来,各朝各代均有多次战争发生于沧州一带。频繁之战事,民遭涂炭,民生维艰,故须掌握攻防格斗之技方能自救图存。沧州,古有“远恶郡州”之称,明时有“小梁山”之号,可见沧州武风之盛和武术之发展,与特定地理环境关系甚密。
京杭大运河纵穿沧境,京济、京大要道贯通南北。沧州、泊头、鄚州、河间、献县均为南北水旱交通要冲,为京、津、冀、鲁、豫商品流通必经之地或商品集散中心,亦为官府巨富走镖要道,故沧州镖行、旅店、装运等行业兴盛。各业相争,必握高强武技才可立足。清末,“镖不喊沧州”已为南北镖行同遵之常规。
隋朝建立的科举制,自唐朝完善,延续多代。至明中期,建武乡试、武会试之制,清光绪二十七年(1901)才行废止。明清武科,对沧州武术发展亦有促进。此时武举人、进士达1800余人。民国七年(1918),直隶督军曹锟为扩充其势力,在沧招募武士数十名到其武术营任教或当兵。此举,对沧州武术发展具有推动作用。民国十七年(1928),沧籍国民军陆军上将张之江任中央国术馆馆长,大力提倡强身御海,强种救国,沧州入馆任教或深造者近百人。同时,省、县建国术馆或民众教育馆,倡导武术,“把式房”遍及沧境城乡,习武者甚众。
沧州武林人士,一向注重内外交流。来沧授艺者,热情款待。又有不少人周游祖国南北,或设镖局,或任镖师,或于民间教徒,或入军旅授艺,或寻师放友学技,或参加擂台比武。霍殿阁被清末代皇帝爱新觉罗·溥仪聘为武师;王正谊助谭嗣同变法声震京城;王子平屡胜外国大力士于擂台之上;马凤图、马英图传艺于西北五省、区;佟存、佟忠义、张占魁、孙文勃、杨积善、刘振山、张殿奎、吴秀峰、卢振铎、贾耀亭等授徒不下数万,遍及十余省、市。同时,又能吸取各地武技精华,充实沧州武林。因而,沧州武林门类和独立之拳械技艺愈加丰富,许多拳械套路,经过提炼、改进、创新,独具沧州特色。
 
沧州武术独树一帜,除有代表性拳种的8大门派以外,疯魔棍、苗刀、戳脚、阴阳枪等拳械为沧州所独有。沧州武术还兼收并蓄,积累了雄厚的传统武术资源,近21世纪初又吸纳跆拳道和规范武术套路等积极成分,取得新的发展。沧州武术刚劲威猛,技击性强,既有大开大阖的勇猛长势,又有推拨擒拿的绝技巧招,一招一式中无不体现着中华文化中阴阳、内外、刚柔、方圆、天地、义理等源于儒、释、道的理念和意蕴。
习练沧州武术可以提高人的身体素质,锻炼人的精神品格,促进人的全面发展,丰富和完善中华乃至国际武术文化,还可以进一步带动武术培训、表演、竞赛、交流、节庆会展、器械生产交易等多种相关行业的发展。但是,沧州武术技艺以口传心授为主要传承方式,老拳师文化水平低,“学问都在肚子里”,而他们年事已高,许多绝技妙招濒临失传,急需保护和抢救。[2] 
沧州武林门类及独立之拳、械,除失传者外,计50余种,有六合、八极、秘宗、功力、太祖、通臂、弹腿、劈挂、唐拳、螳螂、昆仑、飞虎、太平、八盘掌、地躺、青萍剑、昆吾剑、闯王刀、疯魔棍、二郎、苗刀、燕青,形意、戳脚、翻子、少林、埋伏、花拳、勉张、短拳、阴手枪、杨家枪、太极、八卦遍布各地。

沧州历史上是兵家必争之地、商贾云集之处,古往今来,沧州战事频繁,民遭涂炭,非尚武不可图存。此地既是犯军发配之地,又是叛将蔽身良所。一些受朝廷缉拿之叛将,寻沧州民众强悍喜武之俗以蔽其身,隐姓埋名,传艺维生。
沧州,地处“九河下梢”,土地瘠薄,旱、涝、虫灾不时降监。正常年景,许多人家糠菜半年粮。重灾之年,流浪乞讨,卖儿鬻女者不鲜。民谣云:“抛弃黄口儿,一乳恩情尽;但恨生不辰,莫怨父母忍。”许多壮丁,以贩盐维生,而官府缉拿甚严。民求生不得,必然反抗,反抗则必习武事。乾隆《沧州志》载:“沧邑俗劲武尚气力,轻生死,自古以气节著闻。承平之世,家给人足,趾高气扬,泱泱乎表海之雄风。一旦有事,披肝胆,出死力,以捍卫乡间,虽捐弃顶踵而不恤,”说明了沧州人民自古就尚义任侠。[4] 
沧州系多民族地区。由于历史原因,汉与满、蒙古、回等少数民族曾发生过隔膜与误解,但不快之事,逐渐融洽。民族之间的不快,促武术发展;民族融洽,又相互交流技艺,更推动武术之发展。

沧州武术节
每4年举办一届“沧州武术节”
河北沧州武术节在1989年10月中旬创办首届,以后每年金秋季节举办一届,至2003年已举办了七届。沧州武术节是全国举办武术节最早,而且经验最丰富,比赛表演项目最多的一个群众性武术节日,在海内外有较高的知名度。
沧州武术节融武术、文化、经济为一体,重点突出沧州传统武术的特点与优势,充分体现武术节的群众性、传统性、学术性与国际性。历届举办节日邀请原苏联、美国、比利时、日本、新加坡、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武术界朋友,参加“传统武术国际恳谈会”、经贸洽谈会、名优特产精品展销会、国际精武联谊研讨会、武术竞技赛、表演赛等各种活动,提出弘扬“爱国、修身、正义、助人”的精武精神,发扬“精武一家”的优良传统,扩大了沧州“武术之乡”的影响。
沧州武术节最突出的特点,就是每届武术节开幕的前一天,要举行盛大的武术环城游行。在各单位体育团体组织的彩车上,扮演者手持刀枪剑棍,表演各式武术动作,老拳师们披红戴花,接受节日的祝贺;全城各中小学的武术爱好者组成方阵表演武术套路,街道两旁人山人海,锣鼓喧天,浩浩荡荡的队伍首尾相连,犹如一条彩色缤纷的武术长龙贯穿沧州全城,从中可以看出沧州人民对武术的热爱是何等的深厚。练武、尚武精神已蔚然成风,习武人数已达30万,规模性武术学校如沧州林冲武术学校等有3所,大小拳社近百家,武术被列为中小学校体育课教学内容,占全年体育课课时的1/4,参加武术活动的学生超过19万,占在校学生的90%,有300多所中小学建立武术队。街头巷尾、公共场所从早到晚,无论是年近花甲的老翁,或是几岁的幼童,都会玩刀枪剑棍,他们平时练武,既强身又是一种特殊爱好。沧州武术流传至今,与当地党政领导重视和祖祖辈辈的言传身教是分不开的。
沧州武术节
 
沧州武术馆
沧州武术馆,位于沧州新城区北京路以北,迎宾大道以西,占地约50亩,建筑面积约20000平方米,可容纳2500人,将成为我市武术竞赛、训练、展演、学术交流、武术博览以及武术产业运营的重要载体。